请记住我们的永久域名:kslfdw.com

淫魔仙人—转世女王篇





 

李香凝,可说是这女性独立自主、与男人并驾齐驱甚至成就超越男人的世代之最佳代表。

单身、富有、自信,耀眼亮丽的外型与高傲果决的个性,又集金钱与权力一身,




她,一位金融业的超星新,于公于私…..总是众人瞩目的焦点。




一身雅致的套装,脚踩着Sergio Rossi、Manolo Blahnik、ChristianLouboutin,




她,如鱼得水穿梭在过去被男人称霸的专业领域中,征服无数。




你,这份报告写得不够清楚,只呈现数据而没有清楚表示数据背后的意义,别人怎么知道是否要投资?重写,给你一天时间




喂,我不是交代会议安排在车站前那家饭店顶楼的餐馆包厢吗?什么叫你所有方法都试过了?我就是要那里,你不搞定好以后也不用再来了




这个专案漏洞与疑虑太多,就是看重你有这方面背景才请你,如今交出这么含混、不专业的成绩,怎么对的起你这份工作?




以上,是我们年度汇报,我深信依据我刚刚强调的趋势,我们有办法于明年募集更多资金




李香凝总是如此斥责吆喝着下属,理直气壮的面对上司。




得到的都是:




是,李姊!我马上去 ….对不起….李姊我马上搞定….李姊请原谅,请包容..我们一定给你个交代




还有小李做得好!….这次多亏了小李啊! ….小李真不愧是才貌兼备的金融之花




工作上叱吒风云,好一位巾帼英雄。




私底下…那些下属暗恋、这批同事爱慕,甚至不少上司都默默垂涎,李香凝这朵娇贵美丽的花。




她很清楚这一切,也善用这一切…..让她在各种竞争上得到强大的支持与包庇。




她….就像一颗永远追不到的星星,只能远观。




这仅仅是外人,不…连同香凝真诚交心的几位姊妹淘了解的她的一部分。




或许,当年不顾家人反对而私奔的父母还在世、那些亲戚没有抛弃她,她不会有今天的一切,李香凝不会是李香凝。




但事到如今,她孤身一人…藏着秘密。




鲜少人知道,李香凝除了平日所住都市里高级豪华公寓外,她悄悄买下父母亲逝去前计划、梦想的乡间别墅。




更少人知道,那别墅的地下室中有个暗门藏在置物柜后,进入暗门穿过隧道是一扇上了密码的巨大铁门。




铁门后,一间密室,大约50坪的空间空荡荡,只有中间一个铁制大平台上铺着毛毯和最里面一张巨大的铁制绒毛扶手椅,




四周的墙上摆着无数水晶灯。




这里,是女王的宝殿。




几个特定周六深夜,李香凝来到此,从耀眼明星、贵妇,化身为夜之欲望女王。




那铺绒毛的平台是后冠,全裸的香凝躺在上面…




纤细丰满的娇躯,白嫩柔软,酥胸上的小蕊与双腿间的蜜穴是可口的粉红。




四周,是20位男仆,各个全裸..露出一身线条曲线不一的肌肉,头戴着黑色面罩。




20根或长或粗、或弯或直…却全都坚挺滚烫的阳具围绕着平台,20颗火红龟头在李香凝全身细致的肌肤上轻柔摩娑、缓慢爱抚。




她陶醉于众男的服侍,她享受于恣意玩弄那些肌肉与阴茎,她得意于饱尝20种浓稠不同的琼浆。




每次召唤,李香凝满意那些大手、肉棒的按摩后,会逐一吸食那根根玩具直到满口喷发。




然后她挑选两根当日最想要的,让他们进入她湿润的蜜穴,她会用全身把那硬挺吸到疲软。




平台是后冠,扶手椅则是宝座。




李香凝爱坐在王座上让众男仆用舌头舔遍全身,再命令男仆围着她用双手压榨自己,




喷出的精华只得往女王口中送..一丁点浪费都要受劳力刑罚。




香凝傲视双双卖力搓动的手,只有最持久的能在是夜获得她的临幸。




夜复一夜,女王永保年轻,白皙从没失去光泽,粉红并未褪成深黑。




女王李香凝的20个男仆,全是工作上、生活中,拜倒在她石榴裙下的男人…




不只是拜倒,李香凝抓住他们每个人的把柄,善用诱惑而让他们越陷越深。




深知个中原由的她,更加谨慎、从未让人找到自己的把柄或抓到弱点。




她很成功……因为她掩饰得很好。




当有人问起他的时候,李香凝总是嗤之以鼻:




那种早死的懦夫,谁还记得他?…像那种废物,是我此生眼盲的耻辱..提他只让人可耻,但一切都过去了,我只活在当下..




但她心里深知,即使在充满肉欲与征服快感的服侍中,她心底依旧只真的渴望、享受一双手的爱抚…




李香凝终身未婚,只在年轻时交过一位男友。




那是从她进入国中后一路一起打拼陪伴的同学、伙伴,李香凝唯一的家人,她唯一的爱。




25岁那年,一个甜蜜的夜晚却蕴藏一场无止境的悲剧。




当她男友死命把她推往一旁时…飞身而出的瞬间,她睁眼见到卡车的巨轮把他辗成碎片,她的双手死命挥舞、她的喉嘶哑吼叫..




无能为力。




李香凝的心在那个酒驾车祸的瞬间,随着他的爱人一起死去。




无数个痛苦的日夜,她泪流干了,自觉生命也到了尽头…. 某天深夜,她浑浑噩噩走上街头,来到那个出事的大桥。




轻轻一跃,她毫无犹豫。当冰冷无情的水逐渐淹没李香凝的意识时,她见到他的笑容,那张她魂牵梦萦的脸….流着两行泪。




当李香凝张开眼时,四周的昏暗让她怀疑自己是否真的清醒。




她感觉很温暖,从耳边传来劈哩啪啦的火声,她发现自己躺在一个柔软的棉垫上。




有股淡淡的清香,每次吸入,都像闪电一样冲击李香凝的大脑,让她的意识与神智更加清明。




她起身,竟是一间破庙……一阵无以名状的惶恐四面袭来。




我死了吗?…我应该没死….但这是哪?…我怎么会在这? 李香凝的思绪飞快运转。




姑娘,你总算醒了  一个低沉而威严无比的声音响起。




李香凝吓得跳起来,到处张望,想找寻发声的人。




别怕,是我救起你的。  她惊恐地发现….声音来自四周,根本无从判断说话者藏在哪。




但很快她镇定下来,当她面临生命中的苦难与他人的敌意时,心中总有坚强的力量鼓舞她,会有个声音告诉她…她能搞定一切。




你是谁?你为何要救我。




没有回答。




回答我啊?怎么….不敢示人吗? 李香凝鼓足心里的勇气,奋力呐喊。




姑娘此生尚有未尽之缘,贫道才出手相救 那声音再次响起,依旧让李香凝微微发抖。




我的事,你凭什么管?我都想死了….  她说着说着想到一切悲剧与巨大哀伤,颓然坐下..




我真的想死了…..这世上…我什么也不剩.. 李香凝绝望地伸手拿起一旁火堆上燃着的木头,打算以火自焚。




突然,呼地一声,所有火都熄了……仿佛庙中的黑暗张口吞下所有光明。




啪..手中冒烟的木头掉落,李香凝真的怕了…….即使她豁出生死,但眼下发自本能的恐惧汪洋一样浩瀚。




贫道让你看看吧,若姑娘仍想死,贫道不再阻止




李香凝还未思索出这番话的意思,一只手突然从黑暗中探出,按在李香凝地额上。




她死命挣扎但一股温暖的气息涌入脑海,让她四肢无力,她眼前一黑…..却未昏去。




她感到自己在坠落…..深入无底的黑暗。不知过了多久,突然…上空出现一个人影。




她努力辨识、挣扎着想看清…..但她很快就认出那身形,她死命地想往上爬….




是他。




不要走!!!不要走!!别丢下我一人….. 李香凝全力吼叫却无半点声响,




她的手狂乱往上抓、她的脚死命地踢….希望可以像游泳一样排开这些黑暗。




徒劳无功。 她见到那人的背影越来越小…




不要走….不要走…..你怎么可以这样…你怎么能丢下我一人….你怎么可以….李香凝痛苦绝望却未停四肢。




她知道,那人永远听不到她的声音。 然而,她惊觉那背影慢慢转身,露出那她日思夜想的笑容…..




不要走不要走不要走不要走…… 李香凝再次疯狂嘶吼。




没有答覆,她只见那双眼睛溢满悲伤,泪水淹没笑靥…




呜…呜..呜…… 她听到自己在痛哭。




那身影逐渐淡去,不要..不要不要不要….李香凝模糊的双眼却突然发现他的嘴角在动。




他在说话。




什么..什么?…你要说什么..她镇定下来仔细聆听,可是无半点声响。




当身影消失、完全化于黑暗前,李香凝才凭着嘴型辨认出那句话。




好好活下去




霎时,她感到自己内心一亮,某种力量苏醒了,她不再犹豫…




睁开双眼时,李香凝已感觉不到轻按额头的那双手,她听着自己的啜泣。




我知道了,您说的没错,我确实不想死…当沉如水中时,我死命挣扎….只是自己被悲伤蒙蔽而无察觉




李香凝恭敬的说着。




姑娘所言即是,贫道也是因此而出手相助那声音再次从四周想起。




您的大恩大德,我此生决不忘记 李香凝双手合十。




却传来声叹息…




贫道在此与姑娘相遇,也是未解之缘吧..唉




您….您说的是? 李香凝相当诧异,那声音语调听起来像是已经认识李香凝很久了。




啪一声,一本小册子掉在眼前。




说来,姑娘也是可怜人… 这本子你拿去用吧,看你的本事应该能发挥至极,但是好是坏是善是恶,你扪心自问吧




李香凝捡起来一看,竟是一本古经,没有书名,但目次上写着:玉女诱惑术、玉女御男术、玉女采阳补阴之法….




请问,这是?




但那声响从未再回答过….而事隔10多年,李香凝已经熟读古经且善用其中的秘法,打早自己的王国。




李香凝偶尔回想起过去,每每都感到遥远而不可思议…




她虽然对爱人之死释怀,却从未忘记他、从无终止思念。




她早已不恨….对这场悲剧与那个随后惨死的肇事者都是。




她拥有自己统御的国度、疆土、臣民,




唯一威胁女王的,便是心底的思念与那本藏起来的册子。




李香凝深信这些秘密永远不会有人发掘,但她错了。




千叶兵库助,一位日本大财团的代表来台拜访,他与背后的财团是李香凝积极开发与培育的大客户。




在几次访谈与会议后,李香凝总算有机会接见财团的主人。




但她搞砸了…..她永远记不得那天到底发生什么事,虽然她事后成功从财团集资并建立良好的关系,




可是她就是想不起自己是如何接见财团主人。




实际上是:




当那天李香凝踏入大礼车内,准备前往饭店会见,一路上她与千叶兵库助愉快的闲聊,




突然….兵库助掏出一个打火机,喀擦地点起火,




李女士,是否要抽根烟呢?我们这有上好雪茄




不,谢谢你,千叶先生,我不抽烟的




好习惯




喀擦,打火机盖上….李香凝的脑中也响起一声舒服的麻痹,她感到眼睛发黑、口干舌燥…挣扎几下就瘫软。




她被送去指定的饭店却未进入原定的餐厅包厢,而是被摆入总统套房。




她觉得床好舒服、好熟悉,她不想起身也不愿思考…




突然她感到一双手再拆着她高雅的套装,她伸手去抓…一握却让她心里一震…




这双手…不可能。




亲爱的,我好想你




她耳边响起那深埋回忆的声音。




不可能….不可能的….你,你已经 她紧抓着那双手,睁眼一看….却真的见到那张脸,那张她魂牵梦萦,日思夜梦的脸。




这是梦吗? 她泛着泪,伸手爱怜地轻抚那笑靥。




恩…..




他吻上,她热情激动地回应。




李香凝主动扯着他的衣物,香凝…我的时间不多…




别说了别说了,快!…我好想念你…我真的好想念好想念你 ..她欣喜若狂。




那是场10几年从未有过地激战。




李香凝以为此生再也无法体验这种汗水淋漓而灵肉相合的快感。




香凝,我爱你




嘘嘘… 她放情摇着。




我爱你,我要你高潮 他一边轻柔爱抚,一边缓慢抽插。




都给你都给你,我看过一本书上写,男女人可以藉由高潮互换生命能量….我把我的都给你..都给你,我爱你




李香凝从未感受过这种激烈,她不断在巅峰上狂泄……直到她在极度欢愉下失去意识。




叮叮叮叮叮叮




闹钟的声响惊醒李香凝。




她讶异发现自己竟然在公寓的床上,时间已是隔天清晨。




她起身却感到四肢无力,头脑嗡嗡嗡发出能量不足的警告声,




原来真是场梦……她落寞摸着脸上的泪痕。




然后她想起见面的事,惨了!!!!




她艰苦爬起,走去拿手机,




您好,请问是千叶兵库助先生吗?




正是




您好,我是李香凝李经理… 请问昨日的会见,贵老板满意吗?




是这样的,李女士,昨日您在途中身体不适…所以我们拖您的友人将您带回家并妥善照顾,




一切已经由我与老板谈妥,我们很高兴成为你们的伙伴




是….这样啊,谢谢您




李女士,工作之余也要好好照顾身体健康喔




谢谢您




挂上电话后李香凝一脸狐疑,与朋友来电确认后也是相同的结果….但,自己怎么一无所知呢?




莫非..积在心底的思念崩溃了?




李香凝摇摇头,起身洗澡与打扮。回到原先的生活,扮演着两种女王。




但从那次后,她每隔一个多月就会梦到他,然后在激烈高潮后昏睡…




为此她虔诚感谢上天让他们能在梦里相会。




李香凝不知道自己的秘密已被人发现,她对发生在她生活中奇妙的改变并未有太多留意,




直到某天晚上,黯兵团的忍者现身。




那是个狂暴的夜晚……




李香凝拖着一身疲惫回到公寓,畅快淋浴时,浑然不知自己的公寓潜藏着他人。




当她舒服裹着浴袍走出浴室时,被潜藏的人一把攫住…




那是张丑陋的脸,尖嘴细鼻细眼,眼里透着邪恶欲望与无尽贪婪,暗色的薄唇显得阴险狡诈。




小妞,我抓到你了 这个闯入者抓着李香凝的喉咙,把她提离地面。一手拿着尖锐的野战刀。




嘿嘿,好个可口的美人….他贪婪地舔着她的乳房。




很吃惊吧,告诉你….你那票朴众里有人想要推翻你喔,嘿嘿他花大钱请我跟我的兄弟来捕你…不管你怎么求饶都不会放过你的




但闯入者没有见到预期的抵抗与挣扎,李香凝镇定的双眼里透着不屑,好似鄙夷的说:就你这货色也想制服我。




啪….充满蛮力的耳光甩地响亮。




贱人,你那什么眼神…嘿嘿,但你也只有现在能这样瞪,嘿嘿…我告诉你之后的命运吧,我们会把你刺瞎,变成眼盲的玩物….




让我们玩弄你直到你死………




那个字卡在半空,闯入者的表情凝成一团困惑。他全身僵硬、动弹不得…..看起来竟然像标本一样滑稽。




突然,仿佛黑夜凝成的一双巨掌抓住闯入者的后颈,他双眼在困惑的表情上惊恐转溜,




喀哩啪擦,一声响…闯入者的颈骨竟给那双黑掌捏个粉碎….




他身体像断了线的木偶一散,手中的李香凝掉落,却被强壮的臂弯温柔接下。




等李香凝被轻柔的放在地板上,她才能定睛查看眼前的巨人….




两米高的精壮身材,包覆着深沉的黑,那衣物的表面像极细小的蛇鳞,




巨汉的脸也藏在深黑中,眼上是看起来像夜视镜的装置,闪着丁点红光。




在下来晚了,刚刚去处理这鼠辈的同党与主谋




那是毫无感情、音调起伏的声音,听的李香凝心惊肉跳。




你…是谁?




恕在下无法告知




你为什么穿这样?




恕在下无法告知




我怎么知道你跟这个死这边的不是同党?




在下不是




那你是?




在下是来保护您的,女士




喔?为什么?




主公的命令




啊?主公?是谁?




恕在下无法告知




唉,那为何要保护我?




在下只能跟您说,女士,您与主公过世的妻子一模一样




啊?一模一样…..有这种事?你从哪来的




恕在下无法告知…




李香凝竟然一肚子气,




什么跟什么,莫名冒出一对怪人




……….




你保护我到何时?




直到永远




啊?………




在下有事还要处里,不多打扰了




等下等下,那这个人是怎么样,你给个解释啊




女士,您的玩物中出了歹徒,他在承蒙您召唤时偷偷调查您,发现您的秘密




你…你说什么?…什么玩物?…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李香凝红着脸反驳。




女士,我们都知道,您的密室与秘密,也知道那本册子….那名歹徒也是,所以他联合了这个职业杀手集团,要反易你为奴




………




李香凝哑口无言,既震惊秘密竟然有人知晓又愤怒于仆臣的歹念,




我不信,也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李香凝坚持。




随您所愿女士,但下次您召集臣民时…就知道了。现在,我得去善后,希望我们不会再见。




等等..




巨汉走入黑暗,就像融入其中而无声无息,李香凝伸手欲抓却扑了空。她急奔去开灯,等照亮后室内却是空无一人的寂静。




一切…..发生的太快又太诡异,让她措手不及,但她知道自己相信了那名黑衣巨汉。




10多年前的荒庙里,李香凝就见识了世上深不可测的神秘,如今这些,不过也是其中冰山一角吧?




罢了罢了,但她知道这周六必定得召集她的臣民,她要确定很多事。




果真少一人……她没等到周六就知道了,电视新闻有报:某企业总经理在登山途中被巨木压倒而惨死。




起初李香凝很害怕,她犹豫是否要改变号召臣民的方式与地点,后来却打消念头…




毕竟当时黑衣巨汉答应会保护她一辈子,似乎也没什么好担忧了。




至于巨汉的来历与背后的所谓主公是何许人也,李香凝压根没再费心思去想。




或许正因为从小历经生离死别,自己又在鬼门关前走一遭,李香凝放得下,




对那些生命里无解、无能为力的事。




20年后,李香凝退休、解散臣民,她买下遥远乡间的一片天地用来养老。




她孤身一人,却有3只猎犬2只猫咪陪伴。




她仍然每隔几个月就梦到心爱的他,并在高潮中享受重逢…..




30年后,她每天都梦见他,但他们不再激情,只是相拥着彼此,诉说梦外未能一起携手度过的人生。




40年后,李香凝安然的阖上他精明亮丽的双眼。她此生从未再见过那誓言保护的黑巨人。




她没有亲人,但姊妹淘的子嗣却爱她如母亲,最后也完成她的遗愿。




她的身躯火化后,葬在可以看到海的小山上,立着简单的墓碑。




墓碑很少人去祭拜打扫,却从来一尘不染,摆着朵朵鲜花。




50年后,那片海岸的上空。




主公…..当年您为何不接她入宫呢?




她前世为我费尽心思、四处奔走,最终被皇上追杀而惨死,今生…我怎舍得她?我只要她平淡幸福过完




是,主公…..但属下不明白,既然如此…..那场车祸…




没有经历失去,很难懂得珍惜拥有…况且,在那之后我仍化身陪她度过无数夜晚




是….主公明智




半空中那双威严的眼,透着无限缅怀与感伤,




永别了




(本篇完)




李香凝,可说是这女性独立自主、与男人并驾齐驱甚至成就超越男人的世代之最佳代表。




单身、富有、自信,耀眼亮丽的外型与高傲果决的个性,又集金钱与权力一身,




她,一位金融业的超星新,于公于私…..总是众人瞩目的焦点。




一身雅致的套装,脚踩着Sergio Rossi、Manolo Blahnik、ChristianLouboutin,




她,如鱼得水穿梭在过去被男人称霸的专业领域中,征服无数。




你,这份报告写得不够清楚,只呈现数据而没有清楚表示数据背后的意义,别人怎么知道是否要投资?重写,给你一天时间




喂,我不是交代会议安排在车站前那家饭店顶楼的餐馆包厢吗?什么叫你所有方法都试过了?我就是要那里,你不搞定好以后也不用再来了




这个专案漏洞与疑虑太多,就是看重你有这方面背景才请你,如今交出这么含混、不专业的成绩,怎么对的起你这份工作?




以上,是我们年度汇报,我深信依据我刚刚强调的趋势,我们有办法于明年募集更多资金




李香凝总是如此斥责吆喝着下属,理直气壮的面对上司。




得到的都是:




是,李姊!我马上去 ….对不起….李姊我马上搞定….李姊请原谅,请包容..我们一定给你个交代




还有小李做得好!….这次多亏了小李啊! ….小李真不愧是才貌兼备的金融之花




工作上叱吒风云,好一位巾帼英雄。




私底下…那些下属暗恋、这批同事爱慕,甚至不少上司都默默垂涎,李香凝这朵娇贵美丽的花。




她很清楚这一切,也善用这一切…..让她在各种竞争上得到强大的支持与包庇。




她….就像一颗永远追不到的星星,只能远观。




这仅仅是外人,不…连同香凝真诚交心的几位姊妹淘了解的她的一部分。




或许,当年不顾家人反对而私奔的父母还在世、那些亲戚没有抛弃她,她不会有今天的一切,李香凝不会是李香凝。




但事到如今,她孤身一人…藏着秘密。




鲜少人知道,李香凝除了平日所住都市里高级豪华公寓外,她悄悄买下父母亲逝去前计划、梦想的乡间别墅。




更少人知道,那别墅的地下室中有个暗门藏在置物柜后,进入暗门穿过隧道是一扇上了密码的巨大铁门。




铁门后,一间密室,大约50坪的空间空荡荡,只有中间一个铁制大平台上铺着毛毯和最里面一张巨大的铁制绒毛扶手椅,




四周的墙上摆着无数水晶灯。




这里,是女王的宝殿。




几个特定周六深夜,李香凝来到此,从耀眼明星、贵妇,化身为夜之欲望女王。




那铺绒毛的平台是后冠,全裸的香凝躺在上面…




纤细丰满的娇躯,白嫩柔软,酥胸上的小蕊与双腿间的蜜穴是可口的粉红。




四周,是20位男仆,各个全裸..露出一身线条曲线不一的肌肉,头戴着黑色面罩。




20根或长或粗、或弯或直…却全都坚挺滚烫的阳具围绕着平台,20颗火红龟头在李香凝全身细致的肌肤上轻柔摩娑、缓慢爱抚。




她陶醉于众男的服侍,她享受于恣意玩弄那些肌肉与阴茎,她得意于饱尝20种浓稠不同的琼浆。




每次召唤,李香凝满意那些大手、肉棒的按摩后,会逐一吸食那根根玩具直到满口喷发。




然后她挑选两根当日最想要的,让他们进入她湿润的蜜穴,她会用全身把那硬挺吸到疲软。




平台是后冠,扶手椅则是宝座。




李香凝爱坐在王座上让众男仆用舌头舔遍全身,再命令男仆围着她用双手压榨自己,




喷出的精华只得往女王口中送..一丁点浪费都要受劳力刑罚。




香凝傲视双双卖力搓动的手,只有最持久的能在是夜获得她的临幸。




夜复一夜,女王永保年轻,白皙从没失去光泽,粉红并未褪成深黑。




女王李香凝的20个男仆,全是工作上、生活中,拜倒在她石榴裙下的男人…




不只是拜倒,李香凝抓住他们每个人的把柄,善用诱惑而让他们越陷越深。




深知个中原由的她,更加谨慎、从未让人找到自己的把柄或抓到弱点。




她很成功……因为她掩饰得很好。




当有人问起他的时候,李香凝总是嗤之以鼻:




那种早死的懦夫,谁还记得他?…像那种废物,是我此生眼盲的耻辱..提他只让人可耻,但一切都过去了,我只活在当下..




但她心里深知,即使在充满肉欲与征服快感的服侍中,她心底依旧只真的渴望、享受一双手的爱抚…




李香凝终身未婚,只在年轻时交过一位男友。




那是从她进入国中后一路一起打拼陪伴的同学、伙伴,李香凝唯一的家人,她唯一的爱。




25岁那年,一个甜蜜的夜晚却蕴藏一场无止境的悲剧。




当她男友死命把她推往一旁时…飞身而出的瞬间,她睁眼见到卡车的巨轮把他辗成碎片,她的双手死命挥舞、她的喉嘶哑吼叫..




无能为力。




李香凝的心在那个酒驾车祸的瞬间,随着他的爱人一起死去。




无数个痛苦的日夜,她泪流干了,自觉生命也到了尽头…. 某天深夜,她浑浑噩噩走上街头,来到那个出事的大桥。




轻轻一跃,她毫无犹豫。当冰冷无情的水逐渐淹没李香凝的意识时,她见到他的笑容,那张她魂牵梦萦的脸….流着两行泪。




当李香凝张开眼时,四周的昏暗让她怀疑自己是否真的清醒。




她感觉很温暖,从耳边传来劈哩啪啦的火声,她发现自己躺在一个柔软的棉垫上。




有股淡淡的清香,每次吸入,都像闪电一样冲击李香凝的大脑,让她的意识与神智更加清明。




她起身,竟是一间破庙……一阵无以名状的惶恐四面袭来。




我死了吗?…我应该没死….但这是哪?…我怎么会在这? 李香凝的思绪飞快运转。




姑娘,你总算醒了  一个低沉而威严无比的声音响起。




李香凝吓得跳起来,到处张望,想找寻发声的人。




别怕,是我救起你的。  她惊恐地发现….声音来自四周,根本无从判断说话者藏在哪。




但很快她镇定下来,当她面临生命中的苦难与他人的敌意时,心中总有坚强的力量鼓舞她,会有个声音告诉她…她能搞定一切。




你是谁?你为何要救我。




没有回答。




回答我啊?怎么….不敢示人吗? 李香凝鼓足心里的勇气,奋力呐喊。




姑娘此生尚有未尽之缘,贫道才出手相救 那声音再次响起,依旧让李香凝微微发抖。




我的事,你凭什么管?我都想死了….  她说着说着想到一切悲剧与巨大哀伤,颓然坐下..




我真的想死了…..这世上…我什么也不剩.. 李香凝绝望地伸手拿起一旁火堆上燃着的木头,打算以火自焚。




突然,呼地一声,所有火都熄了……仿佛庙中的黑暗张口吞下所有光明。




啪..手中冒烟的木头掉落,李香凝真的怕了…….即使她豁出生死,但眼下发自本能的恐惧汪洋一样浩瀚。




贫道让你看看吧,若姑娘仍想死,贫道不再阻止




李香凝还未思索出这番话的意思,一只手突然从黑暗中探出,按在李香凝地额上。




她死命挣扎但一股温暖的气息涌入脑海,让她四肢无力,她眼前一黑…..却未昏去。




她感到自己在坠落…..深入无底的黑暗。不知过了多久,突然…上空出现一个人影。




她努力辨识、挣扎着想看清…..但她很快就认出那身形,她死命地想往上爬….




是他。




不要走!!!不要走!!别丢下我一人….. 李香凝全力吼叫却无半点声响,




她的手狂乱往上抓、她的脚死命地踢….希望可以像游泳一样排开这些黑暗。




徒劳无功。 她见到那人的背影越来越小…




不要走….不要走…..你怎么可以这样…你怎么能丢下我一人….你怎么可以….李香凝痛苦绝望却未停四肢。




她知道,那人永远听不到她的声音。 然而,她惊觉那背影慢慢转身,露出那她日思夜想的笑容…..




不要走不要走不要走不要走…… 李香凝再次疯狂嘶吼。




没有答覆,她只见那双眼睛溢满悲伤,泪水淹没笑靥…




呜…呜..呜…… 她听到自己在痛哭。




那身影逐渐淡去,不要..不要不要不要….李香凝模糊的双眼却突然发现他的嘴角在动。




他在说话。




什么..什么?…你要说什么..她镇定下来仔细聆听,可是无半点声响。




当身影消失、完全化于黑暗前,李香凝才凭着嘴型辨认出那句话。




好好活下去




霎时,她感到自己内心一亮,某种力量苏醒了,她不再犹豫…




睁开双眼时,李香凝已感觉不到轻按额头的那双手,她听着自己的啜泣。




我知道了,您说的没错,我确实不想死…当沉如水中时,我死命挣扎….只是自己被悲伤蒙蔽而无察觉




李香凝恭敬的说着。




姑娘所言即是,贫道也是因此而出手相助那声音再次从四周想起。




您的大恩大德,我此生决不忘记 李香凝双手合十。




却传来声叹息…




贫道在此与姑娘相遇,也是未解之缘吧..唉




您….您说的是? 李香凝相当诧异,那声音语调听起来像是已经认识李香凝很久了。




啪一声,一本小册子掉在眼前。




说来,姑娘也是可怜人… 这本子你拿去用吧,看你的本事应该能发挥至极,但是好是坏是善是恶,你扪心自问吧




李香凝捡起来一看,竟是一本古经,没有书名,但目次上写着:玉女诱惑术、玉女御男术、玉女采阳补阴之法….




请问,这是?




但那声响从未再回答过….而事隔10多年,李香凝已经熟读古经且善用其中的秘法,打早自己的王国。




李香凝偶尔回想起过去,每每都感到遥远而不可思议…




她虽然对爱人之死释怀,却从未忘记他、从无终止思念。




她早已不恨….对这场悲剧与那个随后惨死的肇事者都是。




她拥有自己统御的国度、疆土、臣民,




唯一威胁女王的,便是心底的思念与那本藏起来的册子。




李香凝深信这些秘密永远不会有人发掘,但她错了。




千叶兵库助,一位日本大财团的代表来台拜访,他与背后的财团是李香凝积极开发与培育的大客户。




在几次访谈与会议后,李香凝总算有机会接见财团的主人。




但她搞砸了…..她永远记不得那天到底发生什么事,虽然她事后成功从财团集资并建立良好的关系,




可是她就是想不起自己是如何接见财团主人。




实际上是:




当那天李香凝踏入大礼车内,准备前往饭店会见,一路上她与千叶兵库助愉快的闲聊,




突然….兵库助掏出一个打火机,喀擦地点起火,




李女士,是否要抽根烟呢?我们这有上好雪茄




不,谢谢你,千叶先生,我不抽烟的




好习惯




喀擦,打火机盖上….李香凝的脑中也响起一声舒服的麻痹,她感到眼睛发黑、口干舌燥…挣扎几下就瘫软。




她被送去指定的饭店却未进入原定的餐厅包厢,而是被摆入总统套房。




她觉得床好舒服、好熟悉,她不想起身也不愿思考…




突然她感到一双手再拆着她高雅的套装,她伸手去抓…一握却让她心里一震…




这双手…不可能。




亲爱的,我好想你




她耳边响起那深埋回忆的声音。




不可能….不可能的….你,你已经 她紧抓着那双手,睁眼一看….却真的见到那张脸,那张她魂牵梦萦,日思夜梦的脸。




这是梦吗? 她泛着泪,伸手爱怜地轻抚那笑靥。




恩…..




他吻上,她热情激动地回应。




李香凝主动扯着他的衣物,香凝…我的时间不多…




别说了别说了,快!…我好想念你…我真的好想念好想念你 ..她欣喜若狂。




那是场10几年从未有过地激战。




李香凝以为此生再也无法体验这种汗水淋漓而灵肉相合的快感。




香凝,我爱你




嘘嘘… 她放情摇着。




我爱你,我要你高潮 他一边轻柔爱抚,一边缓慢抽插。




都给你都给你,我看过一本书上写,男女人可以藉由高潮互换生命能量….我把我的都给你..都给你,我爱你




李香凝从未感受过这种激烈,她不断在巅峰上狂泄……直到她在极度欢愉下失去意识。




叮叮叮叮叮叮




闹钟的声响惊醒李香凝。




她讶异发现自己竟然在公寓的床上,时间已是隔天清晨。




她起身却感到四肢无力,头脑嗡嗡嗡发出能量不足的警告声,




原来真是场梦……她落寞摸着脸上的泪痕。




然后她想起见面的事,惨了!!!!




她艰苦爬起,走去拿手机,




您好,请问是千叶兵库助先生吗?




正是




您好,我是李香凝李经理… 请问昨日的会见,贵老板满意吗?




是这样的,李女士,昨日您在途中身体不适…所以我们拖您的友人将您带回家并妥善照顾,




一切已经由我与老板谈妥,我们很高兴成为你们的伙伴




是….这样啊,谢谢您




李女士,工作之余也要好好照顾身体健康喔




谢谢您




挂上电话后李香凝一脸狐疑,与朋友来电确认后也是相同的结果….但,自己怎么一无所知呢?




莫非..积在心底的思念崩溃了?




李香凝摇摇头,起身洗澡与打扮。回到原先的生活,扮演着两种女王。




但从那次后,她每隔一个多月就会梦到他,然后在激烈高潮后昏睡…




为此她虔诚感谢上天让他们能在梦里相会。




李香凝不知道自己的秘密已被人发现,她对发生在她生活中奇妙的改变并未有太多留意,




直到某天晚上,黯兵团的忍者现身。




那是个狂暴的夜晚……




李香凝拖着一身疲惫回到公寓,畅快淋浴时,浑然不知自己的公寓潜藏着他人。




当她舒服裹着浴袍走出浴室时,被潜藏的人一把攫住…




那是张丑陋的脸,尖嘴细鼻细眼,眼里透着邪恶欲望与无尽贪婪,暗色的薄唇显得阴险狡诈。




小妞,我抓到你了 这个闯入者抓着李香凝的喉咙,把她提离地面。一手拿着尖锐的野战刀。




嘿嘿,好个可口的美人….他贪婪地舔着她的乳房。




很吃惊吧,告诉你….你那票朴众里有人想要推翻你喔,嘿嘿他花大钱请我跟我的兄弟来捕你…不管你怎么求饶都不会放过你的




但闯入者没有见到预期的抵抗与挣扎,李香凝镇定的双眼里透着不屑,好似鄙夷的说:就你这货色也想制服我。




啪….充满蛮力的耳光甩地响亮。




贱人,你那什么眼神…嘿嘿,但你也只有现在能这样瞪,嘿嘿…我告诉你之后的命运吧,我们会把你刺瞎,变成眼盲的玩物….




让我们玩弄你直到你死………




那个字卡在半空,闯入者的表情凝成一团困惑。他全身僵硬、动弹不得…..看起来竟然像标本一样滑稽。




突然,仿佛黑夜凝成的一双巨掌抓住闯入者的后颈,他双眼在困惑的表情上惊恐转溜,




喀哩啪擦,一声响…闯入者的颈骨竟给那双黑掌捏个粉碎….




他身体像断了线的木偶一散,手中的李香凝掉落,却被强壮的臂弯温柔接下。




等李香凝被轻柔的放在地板上,她才能定睛查看眼前的巨人….




两米高的精壮身材,包覆着深沉的黑,那衣物的表面像极细小的蛇鳞,




巨汉的脸也藏在深黑中,眼上是看起来像夜视镜的装置,闪着丁点红光。




在下来晚了,刚刚去处理这鼠辈的同党与主谋




那是毫无感情、音调起伏的声音,听的李香凝心惊肉跳。




你…是谁?




恕在下无法告知




你为什么穿这样?




恕在下无法告知




我怎么知道你跟这个死这边的不是同党?




在下不是




那你是?




在下是来保护您的,女士




喔?为什么?




主公的命令




啊?主公?是谁?




恕在下无法告知




唉,那为何要保护我?




在下只能跟您说,女士,您与主公过世的妻子一模一样




啊?一模一样…..有这种事?你从哪来的




恕在下无法告知…




李香凝竟然一肚子气,




什么跟什么,莫名冒出一对怪人




……….




你保护我到何时?




直到永远




啊?………




在下有事还要处里,不多打扰了




等下等下,那这个人是怎么样,你给个解释啊




女士,您的玩物中出了歹徒,他在承蒙您召唤时偷偷调查您,发现您的秘密




你…你说什么?…什么玩物?…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李香凝红着脸反驳。




女士,我们都知道,您的密室与秘密,也知道那本册子….那名歹徒也是,所以他联合了这个职业杀手集团,要反易你为奴




………




李香凝哑口无言,既震惊秘密竟然有人知晓又愤怒于仆臣的歹念,




我不信,也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李香凝坚持。




随您所愿女士,但下次您召集臣民时…就知道了。现在,我得去善后,希望我们不会再见。




等等..




巨汉走入黑暗,就像融入其中而无声无息,李香凝伸手欲抓却扑了空。她急奔去开灯,等照亮后室内却是空无一人的寂静。




一切…..发生的太快又太诡异,让她措手不及,但她知道自己相信了那名黑衣巨汉。




10多年前的荒庙里,李香凝就见识了世上深不可测的神秘,如今这些,不过也是其中冰山一角吧?




罢了罢了,但她知道这周六必定得召集她的臣民,她要确定很多事。




果真少一人……她没等到周六就知道了,电视新闻有报:某企业总经理在登山途中被巨木压倒而惨死。




起初李香凝很害怕,她犹豫是否要改变号召臣民的方式与地点,后来却打消念头…




毕竟当时黑衣巨汉答应会保护她一辈子,似乎也没什么好担忧了。




至于巨汉的来历与背后的所谓主公是何许人也,李香凝压根没再费心思去想。




或许正因为从小历经生离死别,自己又在鬼门关前走一遭,李香凝放得下,




对那些生命里无解、无能为力的事。




20年后,李香凝退休、解散臣民,她买下遥远乡间的一片天地用来养老。




她孤身一人,却有3只猎犬2只猫咪陪伴。




她仍然每隔几个月就梦到心爱的他,并在高潮中享受重逢…..




30年后,她每天都梦见他,但他们不再激情,只是相拥着彼此,诉说梦外未能一起携手度过的人生。




40年后,李香凝安然的阖上他精明亮丽的双眼。她此生从未再见过那誓言保护的黑巨人。




她没有亲人,但姊妹淘的子嗣却爱她如母亲,最后也完成她的遗愿。




她的身躯火化后,葬在可以看到海的小山上,立着简单的墓碑。




墓碑很少人去祭拜打扫,却从来一尘不染,摆着朵朵鲜花。




50年后,那片海岸的上空。




主公…..当年您为何不接她入宫呢?




她前世为我费尽心思、四处奔走,最终被皇上追杀而惨死,今生…我怎舍得她?我只要她平淡幸福过完




是,主公…..但属下不明白,既然如此…..那场车祸…




没有经历失去,很难懂得珍惜拥有…况且,在那之后我仍化身陪她度过无数夜晚




是….主公明智




半空中那双威严的眼,透着无限缅怀与感伤,




永别了




(本篇完)